账号登录


密码输入错误
密码输入错误

忘记密码?

扫码登录

请使用最新版本犀牛之星app扫描二维码登录

立即注册 二维码登录

加载更多>>

“等得起”的北极光创投 | 投条

385 0 来源:创业邦 发布时间:2019-11-06 09:15

微信图片_20191106093316.jpg

当邓锋把NetScreen以4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Juniper Networks时,同在NetScreen共事的罗东平有了信心:创业成功好像并非遥不可及。

2006年,罗东平和清华大学的同学以及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辞掉工作,从硅谷回国,共同创办了山石网科(Hillstone),继续致力于网络安全领域。在此前一年,邓锋已回国在北京清华科技园科技大厦这座刚刚落成的写字楼里做起了风险投资,成立了北极光创投,专注投资早期科技型企业。

既是清华师弟又是NetScreen的战友,邓锋看好山石网科的团队,并于2007年成为支持山石网科的第一家投资机构。

这笔投资包含了感性因素。邓锋在投资之初就意识到了其后的“道阻且长”。他对创业邦回忆:“从理性上判断,这笔投资一定会很漫长。”

12年后,山石网科登陆资本市场,于2019年9月30日上市科创板,也印证了邓锋的判断。北极光创投最初的1500万美元已经通过老股退出实现数倍现金回报,在企业上市后仍持有超过18亿元未兑付的账面回报。微信图片_20191106093325.jpg

图:山石网科敲钟现场

 

 

看上去,这是一个CEO转身投资战友的圆满故事。

然而,当长周期、硬创新与科创板联系起来,北极光正成为背后的赢家之一。2019年,安集科技和沃尔德登陆科创板,它们分别是北极光在2011年与2014年投资的项目。

根据安集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北极光在安集科技中占有12.49%的股份,按照2019年7月22日上市之日来算,赚了约10倍;根据沃尔德招股说明书显示,北极光在沃尔德中占有4.08%的股份,按照2019年11月4日约50亿人民币的市值来算,赚了近14倍。

美元基金经历过科技企业崛起的浪潮,这使得它们更青睐科技类早期投资。北极光也不例外:科技创新型企业占据大多数,种子期投资占10%,A轮占70%,B轮20%。它的“特立独行”可见一斑:能等得起微信图片_20191106093610.jpg

从网络安全看北极光:不追风口,只选常青树


微信图片_20191106093334.jpg

今天的成就,归功于2005年。这是中国创投历史上的一个“曙光年”。

随着中小板开启,中国证券市场迎来了“股改全流通”,守候多时的本土创投们看到了曙光。之后,同洲电子上市。作为第一批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的公司,其IPO发行价16元,上市首日就冲到了44元,收盘价为35.63元。

达晨创投和深创投作为同洲电子的两家早期投资方,均在这个项目上赚了近40倍。本土创投机构开始焕发新机。

美国顶级VC也觉察到这是一个机会。红杉资本、KPCB拿着从Google上市的1500倍回报来到北京和上海进行了为期6天的考察。这个考察团相当豪华,由红杉资本、KPCB、Accel Partners、NEA等世界最顶尖投资机构的投资人组成,考察回来以后,红杉、DCM、KPCB就陆续在中国组建了投资团队。

邓锋也是考察团中的一员。那时候的他已经财务自由,正打算找点新鲜的事情做做。

他发现,考察团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对中国市场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名校背景、美国成功创业经验、深谙资本市场运作,还是个中国人——有着“开挂”般经历的邓锋备受美国风投“青睐”,做投资成了件顺水推舟的事。

“美国LP对我非常信任,基金一投就是投两期,而且期限都很长,有长达十年的投资期和两年退出期,时间不够还可以再延长。”邓锋说。

投什么呢?邓锋把视线落到了中国信息安全行业。早年的成功经历令他心态从容,“人生下半场只想做与中国有关的事”。他为北极光创投定下了3个关键词:早期、科技、中国,即“聚焦早期项目,强调长线投资,关注中国科技创新型企业”。

这一指导思想延续至今,这份自信也源于他对行业的理解。

过去,在IT行业,中国企业一直扮演着“追赶者”的角色。

当美国已经成长出软件巨头Microsoft、硬件巨头Intel、系统巨头Oracle的时候,中国的IT企业“小荷才露尖尖角”。2005年左右的格局是,美国已转向高利润的软件领域,中国则一手承接趋于日用品化的硬件业务,通过低成本的大量生产来盈利。

“中国公司在软件和IC方面,早年都是跟随美国的模式,但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造成大家对高科技的投资比较悲观。”邓锋说,在这种大背景下,他在那时候却觉得细分行业会存在着不少机会,网络安全领域就是其中之一。

一方面,中国网络安全市场整体规模在不断扩大,随着传统行业逐个被互联网化,越来越多的行业需要网络安全,市场存量空间很大,至少上百亿;另一方面,中国当时尚未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网络安全预警和保障体系,需要市场化机构填补监管缺位。

当时,NetScreen的核心团队成员也都开启了新的职业征程:尼尔·祖克(Nir Zuk)和毛宇明成立了Palo Alto Networks 、刘长明带队创办艾诺威科技(Aerohive Networks)、童建和罗东平等回国创立了山石网科。

除了山石网科,NetScreen系的艾诺威科技、Shape Security等分别在2007年、2016年获得了北极光创投的投资。

目前来看,与网络安全领域相关的行业看起来更是一个“常青树”行业。

Cybersecurity Ventures在网络安全市场报告中指出,2004年,全球的网络安全市场大概只有35亿美元,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380亿美元,平均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3%。从2017年到2021年,全球的网络安全支出将超过1万亿美元。

邓锋认为,首先技术的发展会驱动安全领域的快速增长。随着5G部署的不断增加,安全问题将“生死攸关”。这是因为,下一代物联网会包括自动驾驶汽车、远程手术、智能工厂、核电站自动控制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而这些技术设施一旦被黑客攻击,后果难以想象。

他看好的第二个理由是,网络攻击也在刺激需求的增加。随着各行各业的数据资产化、货币数字化,它们受到攻击带来的经济损失也呈指数型增长。普华永道的一项调查显示,从2016年开始,中国成为受到网络攻击最多的国家之一,从2016年到2017年间,中国网络侦测到的网络攻击次数暴增969%。

“中国目前在网络安全方面遭受的损失是美国的三倍,但投入仍然偏低。”山石网科创始人罗东平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投入在整个IT行业中占比只有1%~2%,而当前世界的平均的水平是3~4%,发达国家投入更多。

“国家层面会不断驱动安全领域的发展。”罗东平介绍说,201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是我国第一次向全世界系统、明确地宣示和阐述对于网络空间发展和安全的立场和主张。而今年又出台了“等保2.0标准”,是网络安全的一次重大升级。

“这个行业的天花板会非常非常高。”邓锋表示,山石网科的规模未来一定会超越NetScreen。不仅仅是做网络安全的山石网科,未来在数据安全、应用安全等细分赛道都还存在很多机会,会不断有新公司跑出来。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个领域内的竞争是靠技术实力和产品性能,很少打价格战。新的场景加上新的解决方案,会让市场每年都存在新增机会。”邓锋说。

由于网络安全行业壁垒高,深耕一个领域就可以做到很大规模,比如被思科以23.5亿美元收购的Duo Security、上市首日就大涨40%的Okta、上市后年增长率达34%的SailPoint等都是在单领域做大。这些公司在美国市场已经得到了验证,未来中国同样会有这样的机微信图片_20191106093744.jpg

一家“耐心资本”

 

 微信图片_20191106093340.jpg

如今,北极光创投旗下管理5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规模超300亿元人民币, 共投资了200多家企业,其中80%是A轮以前项目。名单里面包括中科创达、美团、华大基因、VIPKID等明星企业,分布在TMT、先进技术和医疗健康三大领域。

对北极光创投来说,山石网科是科技投资的一个代表,邓锋总结这种类型早期投资的关键在于“耐心”。

这首先和美国LP风格有关。据邓锋介绍,北极光的LP大多来自于美国一线的大学捐助基金和基金会,这些人更关注长期性和稳定性。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美元基金的基金周期平均在12~14年。

其次,“风口”一词在北极光并不那么重要。在邓锋看来,风口意味着过高的估值。而定位于早期的北极光,需要在风口来临之前就做好布局。

“做VC需要有前瞻性,我们要看的是三年以后的市场机会,而不是当下的风口。”邓锋说。

除了深耕自己擅长的领域,北极光更看重“深度孵化”的重要性。“我们与有经验的企业家合作,在他们创业之初就投资,在组建团队、做什么产品等事情上一起头脑风暴。换句话说,公司正式成立之前,我们的合作就已经开始。”邓锋说。

在初创公司身上,北极光除了钱还会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帮企业定战略、建立企业文化、完善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帮助公司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以公司创始人的角度和初创公司一起成长。

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在接受创业邦记者采访时,表示北极光在“深度孵化”被投企业的时候甚至还会帮创始人转变思路。

“作为投资人,我们对行业的发展趋势特别有感觉。”杨磊说,“所以我们有时候可能会比别人先看到一个新的事情要发生。创始人往往会把视野局限在他的专业领域中,但是随着外部环境的不断变化,他的团队也需要变化。”

从以做服务器端AI芯片的登临科技为例,其创始人李建文在GPU(图形处理器)领域已有二十多年从业经历,他的产品,曾被卖给飞思卡尔、英特尔、美满、谷歌、三星、诺基亚、大华等著名半导体和科技公司。

据杨磊介绍,当初李建文提出想做像谷歌TPU的芯片时,杨磊却建议他放下手头的工作,先到北极光做几个月顾问,大家一起找方向,和行业大咖们全都聊一遍后再做决定。

看了四个月的项目之后,李建文得出结论:这个方向一定要改。谷歌TPU做的很不灵活,因为算法演变太快,固化到硬件上就很难修改。于是李建文选择做一颗叫GPGPU(General Purpose Graphics Processing Unit)的芯片,它具有类似于GPU的灵活性,但性能又比GPU更强。方向调整完之后,北极光创投就投资了登临科技。

“不存在完美的CEO。”杨磊说,中国的技术型人才往往没有经过行业的训练,这时候早期投资机构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罗东平回忆起公司最初的发展时也认为,北极光更像是一名战友,既在运营上给了公司助力,也在精神上给了团队支持。

其一,当时国内安全行业刚刚起步,市场需要被教育;其二,公司虽然技术水平一流,战斗力也很强,但毕竟是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团队,上至股权结构安排,下至市场销售拓展,都需要一个“接地气”的阶段。

“对于许多IT行业的创业团队来说,更重要的是改变一些传统的理念,专业出身使得他们往往沉溺于技术,却忽略了应该以客户和市场为重心。”邓锋说,山石网科的团队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因此,他们也同样面临这种观念转变的挑战。

“当时从NetScreen一起过来的人大概有十余个,都是工程师。如今公司团队在这方面有很大的转变,山石网科CEO的工作重心也已经开始转变到了市场。”邓锋说。

从这件事中,邓锋发现,中国并不缺顶尖的技术型人才和创新的能力,但要寻找到非常有吸引力的团队仍然是有难度的事情,中国的技术型创业人才在创业时还需要突破许多问题。

“能持有山石网科长达12年,是因为我们对于山石网科早期的期待不是‘盈利’,而是将产品做好。只要将产品做成功,自然就会有用户和市场。” 邓锋说。

他自己经历过这样的阶段。NetScreen在被Juniper收购之前,前三年没有盈利,在上市的前一个季度还在亏损,而且上市前后总共花掉了5400万美元,但是却拥有了大量的用户基础,最后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走向良性循环。

除了耐心之外,还需要看人的眼光。他要找的是“有商业头脑的科学家”或者“有科技头脑的企业家”。

他甚至认为,并非技术越强就越适合被投资。很多技术导向型的企业一定不是靠技术获得客户群的。

“从IT行业来看,中国有着大量聪明的工程师,但是很少人有带过成百上千的工程师团队并长期坚持做一个产品的经验。”邓锋说,技术实力并不体现在一两个应用程序的编程上非常厉害,反而是许多程序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对于整个产品的开发和管理比写程序更具挑战性。

“用产品的人和买产品的决策人往往不是一类人。所以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对产品的关心要高于对技术的关心。理工生更需要学习的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发现问题的能力,是如何找到问题的关键。”邓锋说。微信图片_20191106093847.jpg

长线投资人用长远看科创板:只是开始

 

 微信图片_20191106093346.jpg

中国市场具有独特性,研发水平还没达到国外成熟企业的水平,但应用需求却是全世界最为领先和最为复杂的。邓锋告诉创业邦:“我看好山石网科的一大因素是它产品的稳定性。”

之所以能保持长期的稳定,是因为山石网科在研发上不断投入,可以在变化的市场环境中及时应对,目前已成功拥有17项自主研发核心技术。

除研发投入之外,要想成为一家龙头企业,市场投入也必不可少。

“山石网科有工匠精神,技术很强,但营销渠道还比较小。”罗东平说,如今有了资本市场的支持,可以进一步深耕市场,服务更多客户。

“科创板的推出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但这只是开始,我们不会轻易退出。”邓锋表示,山石网科是典型的创新型高科技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网络安全领域前沿技术的创新,未来潜力很大,“我们都是技术的信仰者,北极光已经支持了山石12年,还会继续支持下去。”

杨磊也在早先的采访中表示,虽然转向早期科技领域已是行业趋势,但对部分尝试转型的基金而言早期科技投资尚未成为产生回报的主要力量,因此其运营体系难有本质改变,而科创板的推出会让这些基金做出重要的调整,“或者说科创板的落地会让机构转型更坚决”。

他说:“过去14年北极光一直专注于早期科技项目的投资,科创板让我们感觉技术类的初创公司终于熬出来了。”

“科技投资需要仰望星空,也需要脚踏实地。需要经济上的回报,但更需要有耐心、有决心、有恒心的企业家和投资人。”邓锋说。

 

 

 

 

 

 

 

 

评论 0条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信息

购买文章

实际支付: ¥0.00

微信支付:

客服热线:0755-86727881

提示

返回修改
提交反馈
用户反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