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录


密码输入错误
密码输入错误

忘记密码?

扫码登录

请使用最新版本犀牛之星app扫描二维码登录

立即注册 二维码登录

加载更多>>

实控人“赖账”、业绩变脸,投资者被“逼”上维权道路......

952 0 来源:犀牛之星 发布时间:2018-11-09 18:13

微信图片_20181109172910.jpg

为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顽疾,新三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磁力场。慕名而来的不仅包括了上万家的中小企业,同时一批投资者也纷纷拿出真金白银押注拟挂牌新三板的企业,期望从中获取高额的退出回报。

然而,随着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一些企业的经营问题开始逐渐暴露。有的迟迟不支付股权转让款,实控人当起“老赖”;有的业绩大变脸,控股股东涉行贿,在触发对赌条款后,投资机构想要顺利退出却异常艰难。

利隆媒体实控人“赖账” 复星走上维权道路

10月23日,利隆媒体(833366)主办券商中信建投证券披露,7月31日公司第二大股东郭广昌控制的上海复星德晟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复星德晟”)与上海云和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云和投资”)及保证人邵晨立女士、陈向衡先生共同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以2元/股的价格将其所持5000万股全部转让给后者,交易对价为1亿元。其中,卲晨立和陈向衡夫妇系利隆媒体实际控制人,云和投资为一致行动人。

但是云和投资迟迟却没有支付股权转让款,为此,复星德晟于8月25日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云和投资支付股份转让款并支付违约金,邵晨立、陈向衡和邵晨纲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法院将于11月6日开庭审理此案。

受此案牵连,利隆媒体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的8053.15万股股权已经被司法冻结。主办券商认为,如果全部被冻结股份被行权,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犀牛君注意到,从业绩变脸、财务总监辞职,到重要股东复星系退出、大股东股权冻结,复星集团当年高溢价收购资产的利隆媒体在短短几个月内,显得格外躁动与不安。

据了解,复星系前后布局了约30家新三板公司,复星德晟是利隆媒体挂牌前入股的原始股东,利隆媒体由此成为复星系企业中的一员。曾经,利隆媒体一度被外界认为是复星投资的最赚钱的新三板公司,时间追溯到一两年以前,利隆媒体看起来都还是一家不错的公司。

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利隆媒体分别营业收入1.75亿元和2.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451.70万元和5665.90万元。

可最近,利隆媒体不断“触雷”,先是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大幅下滑56.12%至3089.28万元,净利润也由盈利转为亏损330万元。对此,利隆媒体称,上半年厂房改造直接影响了公司上半年的产能,导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明显,同时由于资产减值损失增加290万元导致净利润下滑严重。

不久后,公司又出现了董秘兼财务总监辞职、实际控制人股权被冻结等事件。日前,利隆媒体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宏因涉嫌行贿罪于2018年10月19日被刑事拘留,具体情况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也不知,此次复星急于退出是否察觉到了公司的种种异常,但作为中国唯一一家国际性路演车综合服务公司利隆媒体若是就此“一蹶不振”,不禁让人叹惜。

山西龙头农企“陨落” 九鼎系等机构踩雷

让投资机构“踩雷”的企业当然不止利隆媒体一家,澳坤生物(831836)的急转快下更是直接牵涉九鼎集团、深创投和山西创投等三家知名投资机构。

资料显示,澳坤生物由李学功于2004年牵头成立,公司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屯里镇东芦村工业园,起初公司主营业务为杏鲍菇的种植及销售,直到2012年公司开展有机肥业务之后,澳坤生物形成了以杏鲍菇及有机肥生产为主的业务格局,并迅速成长为山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伴随着公司的快速增长,澳坤生物也频频进行增资扩股,并迎来了对公司发展影响颇深的重要机构股东。据澳坤生物公转书披露,2011年九鼎系旗下的苏州嘉鹏九鼎投资中心和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合计斥资6500万元,获得了澳坤生物35%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从后期披露的公告显示,当时李学功父子与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约定公司2015年12月31日前未提交发行上市申报材料并获受理,或者2016年12月31日前没有挂牌上市,九鼎有权要求李学功父子回购其持有的全部股权。

紧接着,山西国资创投山西省科技基金发展总公司、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和深圳国资创投深创投也相继于2012年和2013年成为了公司的重要股东。

令人遗憾的是,多家重量级资本“护航”并没有让澳坤生物持续高速成长,公司的快速发展只持续到了2015年挂牌当年,2015年后公司业绩一路下滑。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8亿元、1.10亿元、7047.5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171.83万元、2134.14万元、-7057.63万元。

据了解,2017年的7000多万巨额亏损是澳坤生物多年来首次出现亏损,作为公司主办券商的东方花旗证券连发8条风险提示直陈澳坤生物经营风险,另外公司股票的价格也从2015年挂牌时的7元左右一路阴跌至不足1元,当初入股且未退场的投资机构损失惨重。

最终,自2018年6月开始,包括此前融资借款的银领融资租赁、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以及与李学功有对赌协议的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纷纷将澳坤生物及李学功诉诸法庭,涉诉金额达1.5亿元以上。在公司账户冻结、土地查封和实控人股权被冻结的情况下,面对主营基本“荒废”的澳坤生物,即使李学功父子想解局显然也是有心无力。

在此困局之下,8月30日澳坤生物公告称公司拟申请终止挂牌,目前公司的终止挂牌申请已获股转公司受理,挂牌三年后,作为临汾市新三板第一股的澳坤生物摘牌在即。这也意味着,澳坤生物在新三板上的故事即将结束,回顾这场资本大戏,无论是李学功父子及旗下的澳坤生物还是九鼎系在内的三家机构,均属于灿烂开场黯然离场,当前局面可谓双输。

网信联动业绩“变脸”股东行贿 深创投忍耐多年退出困难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这不,那些曾经在挂牌前后风光融资的新三板公司们,在几年后,因发展问题,正逐渐笼罩在对赌到期、股权回购的阴影中,网信联动(833720)便是其中之一。

5月7日,网信联动发布公告,公司部分创始股东的部分股权被风险投资股东申请了司法冻结,共计冻结了764.5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2.92%。

具体情况系公司风险投资股东深圳市红土信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红土信息”)因公司未完成对赌协议起诉公司创始股东袁宁武、王延生、袁宁燕、深圳市天佑恒通投资有限公司等。但因创始股东方之一王延生先生已去世,该案件中止诉讼。其后,红土信息申请对部分股东的部分股权进行了司法冻结。

实际上,网信联动的这份对赌协议要追溯至2012年。2012年2月,红土信息、北京君盛泰石股权投资中心、北京中稷创世创业投资中心与网信联动签订投资协议。同时,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对业绩承诺及补偿、上市及回购义务进行了约定。

2014年4月,因网信联动2012年业绩未能达到承诺指标,公司创始股东方已经对上述机构股东进行了股权赔偿。其中,红土信息受让74.43万股,持股比例由2.26%增至3.55%。资料显示,网信联动创始股东方的回购义务于2014年末到期。

随后,风险投资股东方和创始股东方共同基于对当时资本市场及公司业绩等情况的综合考虑,决定改为推动公司尽快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以提供风险投资方的退出通道与机制。与此同时,风险投资机构把创始股东方的回购义务延期到2015年末。

2015年10月,网信联动正式挂牌新三板,公司挂牌确实为风险投资机构股东提出了退出渠道。根据网信联动披露,2017年5月2日起,北京中稷创世创业投资中心将其所持有的网信联动股份共计307.75万股通过新三板股份转让交易系统已陆续转让和全部退出。

然而,与北京中稷创世创业投资中心一同在第二轮投资的红土信息也终于“坐”不住了。2018年2月8日,红土信息起诉网信联动创始股东方,理由是网信联动创始股东未履行股权回购义务已构成违约,要求创始股东方回购其所持股份,支付股权回购款、违约金、债权实现费用等合计人民币1582.68万元。目前该案件处于中止状态,网信联动部分创始股东的部分股权已被冻结。

7月19日,网信联动再次发布涉诉公告,公司风险投资股东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创投”)因同一原因对公司提起诉讼,诉求因创始股东方未履行股权回购义务已构成违约,要求袁宁武、王延生回购其所持股份,支付股权回购款、违约金、债权实现费用等合计人民币5079.27万元,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目前该案件也处于中止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网信联动尚有263.96万元的净利润,但自2015年挂牌以来,业绩却大“变脸”,亏损局面一直延续至今。2015年-2017年,网信联动营业收入分别为4077.74万元、4147.59万元、3799.45万元,对应分别亏损-887.30万元、-1101.53万元、-944.99万元。

此外,公司的控股股东袁宁武还于2017年涉嫌单位行贿案,涉案金额为70万元。2017年11月1日,深圳市罗湖人民法院作出裁决,网信联动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100万元,袁宁武犯单位行贿罪,免于刑事处罚,关于该案件具体细节,网信联动并未对外披露。

无论如何,按目前情况来看,深创投想要退出都是比较困难的。网信联动表示,由于案情复杂,预计诉讼周期较长。

除了上述提到的几个案例以外,七维航测(430088)、环宇装备(831130)、合印股份(870339)、山木新能(839090)等多家三板公司均因为未履补偿义务、挪用投资款、未履回购义务等事项,被公司投资机构提起诉讼或仲裁,上演了一幕幕“相爱相杀”的画面。

需要注意的是,进入2018年以来,新三板定增市场疲软,“融资难”成为多数挂牌企业的共识,但多起机构触雷案例的发生提醒市场,上市申请、业绩对赌、回购协议等也不该成为挂牌企业融资的“护身符”,投资者需谨防“踩雷”。


评论 0条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信息

购买文章

实际支付: ¥0.00

微信支付:

客服热线:0755-86727881

提示

返回修改
提交反馈
犀牛客服
用户反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