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政府引导基金通通“踩雷”这家新三板公司! 还有近200名股东被套牢

2813 0 来源:犀牛之星 发布时间:2018-08-22 20:18

说起国内一线投资机构,深创投必然位列其中。而九鼎投资则是赫赫有名的PE机构,再加上国家产业基金,怎么看都像是“王炸加4个2”的组合。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组合竟然有一天被同一颗“雷”给炸了。而这颗雷便是曾经年赚5000万的澳坤生物(831836)。

房产查封、账户冻结、公司停产  

8月20日晚间,新三板公司澳坤生物连发9条公告,外加1条主办券商风险提示公告。正是这10条公告将曾经备受追捧的明星股拉下了神坛。

公告显示,澳坤生物因欠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投资款 1400 万元到期未归还,后者向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起诉,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学功、李亮合计持有的公司4225万股于 2018 年 3 月 29 日被冻结,占公司股本的46.58%。

此外,因未按期向与银领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支付融资租赁租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5 月 30 日出具了《财产保全告知书》,查封了澳坤生物在中国工商银行山西临汾开发区支行的基本户和子公司山西澳坤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吉县车城乡车城村 56847 平方米的土地的房产。

更为严重的是,澳坤生物杏鲍菇业务自2017年9月开始停产至今,仍没有复产迹象,而生物有机肥业务近期也因为环保整改原因暂时处于停产状态。

鉴于澳坤生物收入、利润持续下滑,出现较大亏损,实际控制人股权被质押、冻结,并且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涉及诉讼事项、银行基本户被冻结、子公司房产被查封等事项,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主办券商东方花旗证券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除上述提及的问题外,主办券商的公告还透露出澳坤生物内部控制存在一定缺陷。

东方花旗证券称,2017 年 5 月 26 日,澳坤生物与关联方中企津临签订《肥料销售合作协议书》,涉及金额1450万元,但公司未履行决议程序,未对此事项进行披露。

另外,澳坤生物子公司山西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山西永德泰农业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总额为 2030.4 万元的《年产 20 万吨有机肥料生产线制作合同》,且预付了920万设备款。澳坤生物对该事项同样未履行决议程序,未进行披露。

从年赚5000万到亏损超7000万

谁能想到,如今“一堆烂账”的澳坤生物曾经是个年赚5000万的“香饽饽”。

公开资料显示,澳坤生物位于山西省临汾市北郊3公里外的一个村落,主要从事杏鲍菇、有机肥两种主要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澳坤生物是在2015年1月22日来到新三板,挂牌的前后两年公司业绩都非常不错。2014年、2015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5亿、1.58亿,同期归母净利润则为4467万、5172万。

但,农业企业典型的特点之一便是“看天吃饭”,这也注定了农业企业的业绩极不稳定。

2016年,杏鲍菇市场行情较差,部分肥料经销商因应收帐款清收滞缓,公司为减少损失停止供货,相关产品销售数量及单价均有所下降,导致澳坤生物当年营收下滑3成,净利则被“砍去”近6成。

尽管业绩遭遇大滑坡,但总算是还能保持2000万以上的利润规模。直至2017年,公司的经营情况急转直下,业绩大幅亏损。

根据澳坤生物2017年年报披露,杏鲍菇市场销售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受环境影响,当地要求煤改气,杏鲍菇各种原材料都呈现上升趋势,各项成本增加,加上公司杏鲍菇出菇房出现感染现象致产品产量、质量都下滑,公司启动地上出菇房改建工程,为保证公司杏鲍菇产品站稳市场,公司 9 月份调整经营计划,暂停杏鲍菇生产。

在有机肥方面,为稳定有机肥销售市场,在同行业具有竞争力,与同类产品相比,公司将有机肥每吨的出厂价格降低950元-1250元。

两块业务调整之后,澳坤生物2017年营收下滑36%,毛利由41%降至19%,直接大幅亏损7058万! 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则为-4810万。

对此,澳坤生物审计机构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7年报出具了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九鼎、政府引导基金通通“踩雷”

业绩的“变脸”让人措手不及,“拿票”的一众投资者也是后悔不已。

据犀牛之星统计,至少有超150名投资者持股澳坤生物,其中包括知名投资机构深创投、九鼎、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多家做市商和二级市场投资者。

首先进场的是九鼎。据澳坤生物公转书,2011年,苏州嘉鹏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出资3500万、3000万获得澳坤生物18.85%、16.15%的股权。

紧接着,2012年,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山西省科技基金发展总公司分别出资300万、200万获得澳坤生物1.62%、1.08%的股权。

一年后,深创投也进来了。2013年,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山西红土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红土生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对其投资600万、1500万、600万。相对应地,三者分别获得澳坤生物2.64%、6.6%、2.64%的股权。

随后,澳坤生物进行股改,并于2015年1月挂牌新三板。挂牌后,澳坤生物马不停蹄地进行了两轮定增。公司两轮定增的价格均为6.5元/股,投后公司估值达5.9亿。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两轮定增,澳坤生物不仅引入了中信证券、太平洋证券、国信证券等做市商,红土创投还追投了487.5万元。此外还新引入了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中信证券旗下)、北京海问集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经邦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山西雷沃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泽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宝鼎行投资有限公司、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 伙)等7位机构投资者。

此后,澳坤生物未进行过权益分派。以截至8月22日0.75元的收盘价计算,持股的机构投资者中,九鼎、深创投(包括红土创投)、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中信证券旗下)分别浮亏73.6%、68.9%、73.0%、88.5%。

在机构陆续进场的阶段,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澳坤生物展现了最大的投资热情。数据显示,自2015年8月6日做市起,澳坤生物便疯狂涌入投资者,至2015年底,公司股东户数由最初的21户增至83户。之后,2016年底、2017年底股东户数分别达145户、178户。

2015年、2016年跟风进入的投资者,或许是受当时新三板狂热行情的影响,如今,却已大幅浮亏且被“套牢”,令人感慨。

评论 0条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信息
提示

返回修改
提交反馈
用户反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