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狂”贝斯达紧急终止赌约闯IPO

来源:长江商报 2017-06-15
长江商报消息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三年两次为负,七年八次对赌两次不达标
□本报记者 沈右荣
七年八次对赌,以高频率对赌而闻名的医疗设备制造企业贝斯达开始闯关IPO。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贝斯达的业绩稳步增长。2014年至2016年,其营业收入为2.90亿元、3.12亿元、3.56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64亿元、0.83亿元、0.93亿元。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作为衡量公司经营活动成效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贝斯达三年中两个年度为负数,而去年底这一数据为0.41亿元,不到同期净利润的一半。此外,贝斯达的应收账款长期处于高位,报告期与资产总额的占比超过50%。
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2011年至今的7年内,贝斯达进行了八次对赌,包括业绩、上市要求等,且两次因业绩不达标而补偿。在闯关前夕,贝斯达与相关各方紧急终止对赌协议。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贝斯达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
实控人与投资机构对赌协议集中解除
在快速发展的路上,贝斯达一路对赌走过来。
贝斯达成立于2000年,2015年9月公司挂牌新三板。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11年1月至今的7个年头,贝斯达进行了八次对赌,对赌协议的内容除了业绩外,多次提及登陆资本市场,包括沪深主板、创业板、H股及新三板等。
回溯公告发现,2011年1月11日,贝斯达股东彭成随将其持有的股份分别转让给深圳高特佳成长、合肥高特佳、上海高特佳(均为高特佳旗下公司)。高特佳与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股东彭成随签订《股东协议书》,存在对赌条款,囊括业绩承诺、2013年12月31日前完成A股发行上市。
当年,深圳华骏投资、富海银涛贰号两家投资机构也入股贝斯达,同样也签有对赌协议,提及2014年12月31日前提交A股上市申请。
在上述两次对赌中,贝斯达未能完成对赌协议,董事长彭建中通过支付现金、股权的方式向高特佳等进行补偿,而在对富海银涛进行补偿时,还签订了新的对赌协议,内容涉及上市时间,即2015年12月31日前提交A股申请。
2014年12月5日,深圳华骏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给武汉惠人,武汉惠人、深圳华骏及彭建中也签订了对赌协议,彭建中承诺在2015年12月30日前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2015年3月,彭建中将部分股权转让给潘东利等人,对赌协议只提业绩承诺未涉及上市时间。不过,此后的2个月,贝斯达增资扩股,增加南京富诚等11名股东,对赌协议再提上市。
4个月后,贝斯达在新三板挂牌,彭建中与武汉惠人、潘东利、南京富诚等签订了新的对赌协议,终止了此前对赌协议。
去年2月,贝斯达成功募资2.04亿元,并与西藏合富投资有限公司等9家投资机构、王雪潮等3位投资人签订对赌条款,约定2017年12月31日前申报IPO并获得受理。
一路赌来,多家投资机构入股贝斯达。如今,贝斯达前十大股东中从,除了公司实控人彭建中外,其余九大股东全部为投资机构。
招股书显示,今年四五月,彭建中与上述投资机构签订的对赌协议全部解除。
补助及软件退税占净利四成多
频频对赌让贝斯达吸引了资本关注,获得发展资金,但或受对赌协议羁绊,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强。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贝斯达的营业收入为2.90亿元、3.12亿元、3.56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0.64亿元、0.83亿元、0.93亿元。但是,公司自身持续盈利能力并不为市场看好。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近三年,贝斯达的政府补助和软件退税收入为2177.93万元、2572.12万元、3918.29万元,分别占同期净利润的34.38%、31.33%、41.94%。显然,政府补助和软件退税两项不可能长期存在。
除了净利,该公司的供应商也相对较为集中。
资料显示,报告期,贝斯达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合计占当期采购总额的58.60、60.29%和58.69%。其中,向第一大供应商宁波健信采购的金额与采购总额的比例达到37.82%、47.39%和40.18%,占比明显偏高。
对此,贝斯达称,向宁波健信采购的主要为磁体,系公司主导产品磁共振成像系统的核心部件。目前,国内合格供应商数量较少,宁波健信占据国内市场份额较大,公司采购时选择范围有限。
应收账款连续三年与资产总额占比过半
贝斯达的持续盈利能力还将受到应收账款能否及时收回的影响。
招股书显示,贝斯达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主要有应收账款、长期应收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构成。报告期末,其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05亿元、5.75亿元、6.34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的55.08%、57.24%、52.10%,占同期营业收入的139.31%、184.33%、178%。
对此,贝斯达称,公司应收款项规模符合行业特点以及跟公司经营模式相关。公司产品为大型医学影像诊断设备,单价较高,客户通常根据实际情况还配套购买公司其他产品,使得销售合同总价较高,一次性付款存在困难。而客户主要集中在社会资本参与的健康医疗机构以及经销商,规模相对较小,主要通过购买设备后的运营收入按月支付货款,而经销商多是分期支付公司货款。
贝斯达的这一模式也给自己产生了不少坏账。报告期内,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为0.16亿元、0.30亿元、0.48亿元,增速较快。
卖出的产品不能按时收回货款也导致贝斯达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偏低。
数据显示,报告期,贝斯达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0.35亿元、﹣0.55亿元、0.41亿元,三年间两个年度为负数,去年的也不到净利润的一半。
贝斯达解释,公司处于成长期,为快速产品市占率,对部分产品采取分期收款回款政策,同时实现不同系列产品的叠加销售以及增加维保费收入。公司也坦承,如果不能逐步压缩分期收款结算方式比例,将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及使用效率,从而影响公司经营业务持续发展。
责编:ZB
提交反馈
用户反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