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牛传媒3年狂赚5.3亿!两80后记者借Donews完美逆袭!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7-08-08
对于大多数挂牌公司来说,新三板可能不是最终归宿,但是最理想的第一步。
事情是这么回事的。
2017年7月12日,多牛传媒以15元/股的价格完成了一笔1.05亿元的融资,并且引进了青岛海尔等知名投资机构。
但没想到是,多牛传媒在完成融资后的第五天,就发布公告称要摘牌了。
这就奇怪了,多牛传媒前脚刚融到了钱后脚就想跑,这是为啥?再者,摘牌意味着手头票没了流动性,刚入场的股东不可能不知道,而他们入场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一】
给各位讲个故事先。
多牛传媒你可能没听过,但说起Donews你可能就有印象了。早在2000年,李彦宏、马化腾等在内的中国互联网领域元老都曾在Donews的网站上开设过专栏。
没过多久,Donews就被千橡集团看中并收入麾下,这时的互联网格局在发生巨大变化,facebook的崛起让千橡集团看到更大的金矿,Donews等资产却被边缘化。
此时,Donews总编王乐看到了背后的危机。2014年1月,Donews总编王乐、首席运营官姜楠进行管理层收购(MBO),王乐、姜楠以1元/注册资本的收购价格,合计以85.71万元的价格,拿到了斗牛士(多牛传媒原名)85.71%的股权,千橡集团持股比例下降至14.29%。同年,深创投在内的6家投资机构纷纷向Donews伸出橄榄枝,融资额达到5000万元,且与周秦汉唐(王乐、姜楠的合资公司,两人分别持股50%)等签订了回购条款。
引进投资机构后,王乐、姜楠持股下降至63.83%。
同年,Donews成功实现扭亏。东财choice显示,多牛传媒2014年录得净利润501.3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多牛传媒挂牌前共完成了四轮融资,估值达到了5亿元。
而多牛传媒的野心远不止此,开始瞄准了国内的资本市场,但不是新三板。
多牛传媒ceo王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深交所想在创业板下面设一个互联网板,但其中有个要求就是需要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因为上面的诉求这才挂牌了新三板。
2016年3月11日,多牛传媒登陆新三板。
但没想到是,互联网板及战兴板最终都无疾而终,多牛传媒“误打误撞”成为传媒大数据第一股留在了新三板。
很快,多牛传媒就展示了强大的势能。东财choice显示,多牛传媒2015年、2016年分别录得营收2.1亿元、2.6亿元;净利润3001万元、2715万元。
不过,多牛传媒与多数挂牌公司一样,挂牌1年多都没有融到资,二级市场也仅有1次交易记录。
直到今年7月,静象才被打破。
【二】
2017年7月12日,多牛传媒以15元/股的价格成功募资1.05亿元,其中深创投、红土创投等原股东再度加码,海尔股权投资基金等机构进场。
这样算来,多牛传媒投后估值13亿元,对应的2016年的静态PE为46.9倍,相比前一轮融资(挂牌前第四轮融资,即2015年8月)估值增长了1.6倍。
与此同时,王乐、姜楠两大实控人的持股市值合计达到5.3亿元。
是的,如果不考虑2017年的盈利以及以后的成长预期,这次的定增价并不便宜。
可以对比的是,东财choice显示,在新三板二级市场,处于同一行业的亿玛在线、哇棒传媒2016年静态PE分别为26.25倍、19.56倍,目前新三板数字营销行业2016年静态PE在29倍左右。
一般来说,高价定增意味着严苛的回购条款,但富姐翻遍了此轮融资的报告书也没找到。
至于有没有私下的对赌协议,富姐就不知道了。
按照目前国内人民币基金运作的规律看,这纸协议大概率是少不了的。
更神奇的是,在融资完成的第五天,即2017年7月17日,多牛传媒就发布了拟摘牌公告。
问题来了,多牛传媒融完资就想离开新三板,股东也愿意跟着多牛传媒走,双方在打着怎样的算盘?
【三】
这一切,可能跟挂牌前一纸对赌有关系。
公转书显示,挂牌前,即2014年1月,斗牛士(多牛传媒原名)完成A轮融资5000万元,其股东千橡科技、周秦汉唐与新进投资者签署了质押约定、共同出售、领售、清算、回购条款等,其中就对上市、收购事项进行了约定:
如果斗牛士有限在2018年12月31日仍未实现在中国境内公开发行股票和上市或投资方对应股权市值不低于15%的增值率被整体并购,投资方可在其发出收购通知中要求周秦汉唐按比例收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股权。
但问题是,多牛传媒能实现A股上市吗?
就目前来说,直接IPO的可能性并不大,理由如下:
1、还没有互联网营销公司直接走IPO路径登陆A股;
2、多牛传媒至今还未接受上市辅导,按照辅导至上会平均时长两年来算,不排除多牛传媒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上市的可能。
那么,多牛传媒被上市公司并购的概率有多大?
先给各位看个数据。
1、据不完全统计,剔除无显示行业的挂牌公司,2017年被并购的60家挂牌公司中,从行业来看,多集中在制造业和互联网行业,分别有19家和18家,占比均在30%左右。
2、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7月31日,新三板上共有360起被上市公司并购案例,其中对制造业并购案例以195起位列首位,互联网挂牌公司的并购案例位列其二,被并购数量达到101家,占比28%,远超于目前接受上市辅导55家互联网公司,6家申报IPO的互联网公司。
在目前IPO审核趋严,互联网公司因盈利可能难以持续等众多现实问题无法满足入场A股的要求的背景下,被上市公司并购这种曲线登陆A股的路子显然好走很多,再说了,A股公司也青睐优质的互联网公司,不排除多牛传媒会选择被上市公司并购的可能。
而在挂牌前这纸对赌中,还对回购价格进行了约定:
也就是说,如果多牛传媒未完成上述条款,将支付回购款3.25亿元。
但现实情况是,截止2016年底,多牛传媒账面现金仅有3152万元。
故事讲到这里,差不多大结局了。但富姐想啰嗦一句的是,以上基于挂牌前一纸对赌对多牛传媒摘牌原因进行猜测可能还不全面。
相信眼尖的朋友发现了,上述与多牛传媒签订回购条款的深创投、石家庄红土也出现在多牛传媒最新一轮融资的投资者名单里面,虽然说此轮融资没有明面上的对赌,但入场投资者面对这么高的静态PE大概率会选择避险,所以,存在抽屉协议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甚至可以说是严苛,不排除会启用新对赌而废掉上述对赌的可能。
对于多牛传媒摘牌,您怎么看?欢迎留言。
提交反馈
用户反馈
回到顶部